莫桑比克紅寶石-閃閃發亮的不總是黃金

2020 年 1 月 30 日,作為 GIA 客座講座系列的一部分,GIA 實地寶石學主管 Wim Vertriest(維姆·維特瑞斯特)開展以「莫桑比克紅寶石的十年」為題的演講。
視訊時長:1:21:10
近日,GIA 實地寶石學主管 Wim Vertriest(維姆·維特瑞斯特)在 GIA 卡斯巴爾德以「莫桑比克紅寶石的十年」為題開展演講。
演講內容非常令人震撼。
直到過去 15 年,消費者才開始密切關注寶石的原產地。而在這之前,除非是像克什米爾藍寶石一樣產自知名地點的寶石,大多時候人們都會忽視寶石的原產地。

而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這次演講則深入探討了產自莫桑比克這處熟悉度較低的新產地的紅寶石,主要介紹了這種紅寶石的開採歷史、特徵和市場需求。
GIA 的「維京」寶石學家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從實地寶石學的角度拋出了一些建議。
本次精彩演講如黃金一般閃閃發光。

這些紅寶石(1.07-4.62 克拉)產自莫桑比克北部。攝影:Robert Weldon(羅伯特·韋爾登)/GIA。由香港 Shire Trading Ltd.(夏爾貿易有限公司)Tommy Wu(湯米·吳)友情提供。

莫桑比克紅寶石的發現
十年前不為人知的莫桑比克紅寶石,自 2008 年被發現以來,現已成為國際市場上最常見的紅寶石。
在當今各大商貿展中售出的紅寶石中,莫桑比克紅寶石佔到了很大一部分。

一群個體採礦者或探礦者在蒙特普埃茲周圍的灌木叢中採礦。攝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迪烏)/GIA。

時間軸:從發現到現在
2008 年 – 在尼亞薩保護區發現第一顆經證實的紅寶石。
這片區域是獅子、大象等野生動物的棲息地。
然而,這一區域的保護狀態並未阻止手工礦工蜂擁而至。
2009 年夏天,水源枯竭,礦工被迫離開,採礦工作幾乎終止。

2009 年 – 在蒙特普埃茲鎮附近的高速公路旁發現紅寶石。
數以萬計的手工礦工再次涌入。
一年內,國際貿易商開始在礦區附近的城鎮收購紅寶石。
這些寶石被運往曼谷等切磨與交易中心。
蒙特普埃茲成為泰國紅寶石交易中紅寶石的主要產地。

2014 年 – Mwiriti Limitada 公司擁有大量蒙特普埃茲周圍區域的採礦許可證。
該公司與自然資源公司 Gemfields(吉姆菲爾茲)合作,成立 MRM(蒙特普埃茲紅寶石礦業公司)。
第一批紅寶石按照政府批準流程出口。

2020 年 – 不到十年時間,紅寶石開採從之前的百分之百純手工勞作轉變為目前大多數的規範化、流程化開採。
但儘管多家公司已在莫桑比克建立了大規模的紅寶石開採公司,目前仍然有不少手工礦工。

Maninge Nice(馬寧尼斯)型紅寶石(在這裡,可達 17 毫米)通常為帶有強烈螢光的深紅色,同時外形平坦,有較多內含物。攝影:Vincent Pardieu(文森特·帕迪烏)/GIA。

莫桑比克紅寶石的質量
莫桑比克產出的紅寶石主要有兩種:Maninge Nice(馬寧尼斯,泰語稱為 Bor Daeng)和 Mugloto(木格羅托,泰語稱為 Bor Som)。這些術語名稱源自莫桑比克地區產量較大的那些礦區的名稱。

Maninge Nice(馬寧尼斯)紅寶石顏色鮮艷,色度高,帶有強螢光。
但這種紅寶石往往外形較平,裂隙較多,切磨時產出的紅寶石較小。
有裂隙的寶石採用助熔劑進行癒合,以改善寶石外觀,增強堅固性。
這個過程需要用硼砂加熱寶石,讓裂隙得以癒合。

Mugloto(木格羅托)紅寶石比 Maninge Nice(馬寧尼斯)紅寶石的形狀更大,裂隙更少。
不過它們往往色調更暗,螢光更弱。
Mugloto(木格羅托)寶石有時需要經過熱處理以去除藍色泛光,讓寶石呈現更活潑生動的顏色。
檢測這種低溫處理難度較高,往往需要藉助先進儀器。

角閃石是莫桑比克紅寶石的常見內含物,Vertriest(維特瑞斯特)在演講中解釋說。顯微拍攝,視野 1.32 毫米。攝影:Jonathan Muyal(喬納森·穆亞爾)/GIA。

GIA 在莫桑比克
多年來,Vertriest(維特瑞斯特)參與 GIA 的實地工作,在非洲、亞洲和歐洲採集了各種樣品,積累了豐富的紅寶石專業知識。
在寶石產地附近購買寶石,是確保 GIA 研究的寶石真正源自該地區最萬無一失的做法。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說:「如果不親自前往,你就無法知曉。」

A 類樣品最可靠,這種樣品是寶石學家直接開採的。「我走到礦區,敲擊岩石,10 克拉的紅寶石隨之顯現出來。」Vertriest(維特瑞斯特)說道。

其他型別的樣品是根據寶石學家的採集方式分類:
B 類樣品 – 寶石學家見證開採過程的樣品
C 類樣品 -從開採現場的礦工處購買的樣品
D 類樣品 – 從非開採現場的礦工處購買的樣品
E 類樣品 – 從礦區附近的次級來源(非礦工)處購買的樣品
F 類樣品 – 從國際市場上的次級來源處購買的樣品

GIA 採集的大多數樣品是 D 類或 E 類樣品,如果有 A 類、B 類或 C 類樣品,則會將其收入,進行補充。
這些寶石的研究成果用於支援 GIA 有色寶石鑑定工作和原產地證書服務。

2018 年 12 月,GIA 高級研究科學家 Aaron Palke(亞倫·保克,左)和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在緬甸摩谷篩選寶石礫石。攝影:Kevin Schumacher(凱文·舒馬赫)/GIA。

如何成為實地寶石學家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擁有地質學碩士學位,專攻地球動力學和地質流體學。
他還擁有 GIA 研究寶石學家 (Graduate Gemologist) 學位和英國寶石協會的寶石學文憑。

可是當一位學生問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哪個學位最有用時,他卻回答「常識最有用」。

「實地寶石學不是一種入門便可完成的行業。」他說,「而是一種需要寶石學家頻繁奔波,提出各種恰當的問題,在研究團隊工作或者從事寶石分級師工作的行業。
同時,實地寶石學家也是 GIA 研究部門的成員,因此也必須擁有地質學、化學或物理學的高等學位。」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的工作工具包括手持放大鏡(必備)和寶石電筒,不過他說普通手電筒,甚至手機燈光也可以。
有效光源能幫助他鑑定寶石質量。

「交易商常常在粉紅色傘下出售紅寶石,在藍色頂棚下出售藍寶石。
在這種條件下,寶石的外觀會得到極大提升,顯得比實際品質好。」他說,「在昏暗或漆黑的環境下,也可以藉助寶石電筒(或普通手電筒)檢驗寶石。」

當有人問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為何會選擇在 GIA 工作時,他答道,在 GIA 工作讓他打開了許多扇門。
他可以前往大規模的礦區和手工勞作礦點,還可以親臨寶石交易公司研究紅寶石和其他寶石。

「當我抵達時,不是說『你好,我是 Wim(維姆)』,而是說『你好,我是 GIA 工作人員』。
一旦失去了這種身份,一半的門都會隨之關閉。」他說道。

他指出,GIA 是一種了不起的資源。
GIA 的鑑定所和研究部門擁有一些該領域舉足輕重的研究人員,他們正投身於目前亟待解決的寶石相關問題。
而在其他機構,實地寶石學家必須依靠外部研究服務,花上數月等待數據。
而 GIA 則有自己的分析部門,Vertriest(維特瑞斯特)早上申請一項複雜的分析,午餐后就能得到結果。

Vertriest(維特瑞斯特)指出,與 GIA 合作,寶石行業顯得格外精彩。
不過自行勘探,也是「一種絕妙的冒險」。

作者簡介
Phoebe Shang(菲比·尚,音譯),GIA 高級文案撰稿人,研究寶石學家 (Graduate Gemologist)。

新聞來源 Not All That Glitters is Gold — Sometimes it is Mozambican Rubies